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富勒姆队:富勒姆vs埃弗顿


富勒姆vs埃弗顿 > 周刊廚房 > 正文

新中國經濟70年·區域協調發展|親歷者范恒山:“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的謀劃與決策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統籌內外、著眼全局,提出建設“一帶一路”倡議和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推動形成東西南北縱橫聯動發展新格局。

 

70年logo

區域協調發展

區域差異大、發展不平衡是我國的基本國情。1999年以來,我國逐步形成西部開發、東北振興、中部崛起、東部率先的區域發展總體戰略。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統籌內外、著眼全局,提出建設“一帶一路”倡議和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推動形成東西南北縱橫聯動發展新格局。2018年11月底, 《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的意見》發布,根據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立足于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以全方位、系統化視角,提出今后一個時期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主要任務,著力提升各層面區域戰略的聯動性和全局性,增強區域發展的協同性和整體性。

p149 在建設京津冀城市群的過程中,雄安被寄予厚望?!噸泄彌蕓飛閿凹欽?胡巍_ 攝

 

在建設京津冀城市群的過程中,雄安被寄予厚望。(《中國經濟周刊》攝影記者 胡巍攝)

 

p150

“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的謀劃與決策

今年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第五個年頭。5年來,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穩步推進,協同發展的效應已逐步顯現。

范恒山,2006年6月擔任國家發改委地區經濟司司長,直至2014年4月擔任國家發改委副秘書長,一直負責國家區域發展戰略文件、規劃和方案的研究制定工作,也主持或參與了京津冀發展相關規劃的研究起草工作,深度了解并見證了京津冀三地協同發展的進程。2019年9月,范恒山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的專訪,講述了他親歷的京津冀協同發展決策和實施等過程。

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推動

長期以來,京津冀三地面臨的一個現實是,京津兩市過于“肥胖”, 而周邊的河北,卻過于“瘦弱”,甚至存在著許多貧困縣。尤其是北京,由于功能龐雜,帶來了人口膨脹、交通擁堵、環境污染等一系列問題,飽受“大城市病”困擾。三地盡管各具比較優勢,但互補性差,呈現出競爭大于合作、獨行多于聯動的特點,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成為重要任務和當務之急。

為推進京津冀三地發展,多年來,有關部門和京津冀三地都做了一系列努力。范恒山向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國家發改委按照要求一直推進有關規劃工作,形成了一些重要思路。但由于種種原因,這些努力并沒有取得明顯的成效,相關規劃也未能頒布實施。”

轉變發生在6年前。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分別考察天津、河北,2014年2月又考察北京,著手布局加快實施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京津冀三地協同發展迎來了重大機遇。

2013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天津調研時指出,要譜寫新時期社會主義現代化的京津“雙城記”。2013年8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北戴河主持研究河北發展問題時,又提出要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2014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市考察工作時強調,北京要立足優勢、深化改革、勇于開拓,以創新的思維、扎實的舉措、深入的作風,進一步做好城市發展和管理工作,在建設首善之區上不斷取得新的成績。

對于京津冀協同發展來說,2014年2月26日是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當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主持召開座談會,專題研究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范恒山清晰地記得,在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闡述了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大意義,對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的目標、原則、任務等做了全面論述,明確把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

接下來的任務是組織實施。“為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中央成立了領導小組。在中央的領導下,由國家發改委牽頭,國家發改委地區司具體組織,在過去研究的基礎上著手編制《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范恒山說,為此,國家發改委的主要負責同志和分管負責同志帶隊到三地進行實地調研,梳理相關問題,探索推進思路。

2014年,《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基本編制完成。經過一系列討論、征求意見和上報審核、修改完善等工作程序后,2015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通過了《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

在范恒山看來,《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能夠迅速出臺和落地實施,得力于習近平總書記和中央的親自謀劃和直接推動。“國家發改委作為牽頭單位做了一系列工作,京津冀三地和國家各個部門也都積極參與,密切配合??梢運?,是各方共同努力的結果。”

三地的協調發展,打造中國經濟發展新的支撐帶

任何一項重大戰略及其規劃的出臺,都有一定的理論探索和政策研究的基礎。關于京津冀發展問題的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2004年。

范恒山回憶,那一年,國務院有關領導同志在相關材料上做出批示,要求搞好以大都市為中心的經濟圈的統一規劃、統籌協調、體制創新等工作,使其在全國經濟發展中更好地發揮帶動作用。

根據這一要求,國家發改委在2004年底和2005年初選擇兩個區域作為“十一五”期間區域規劃的試點,京津冀就是其中之一。在前期專題研究的基礎上,2006年下半年,規劃編制工作正式展開,形成了《京津冀都市圈區域發展規劃》,于2007年和2009年兩次上報。

“這是第一次通過規劃把京津冀三地聯系起來,但考慮都市圈的含義,這次規劃的范圍并沒有包括兩市一省的全部行政區域。”范恒山說。

2010年,根據國務院領導同志的相關要求,規劃范圍進一步拓展到兩市一省的全部行政區域,并在這個基礎上,將規劃名稱調整為《京津冀地區區域發展規劃》,根據范圍的調整,進一步修改完善相關規劃的內容。在相關的研究中間,對解決首都存在的“城市病”,推動三地優勢互補和協調發展提出了若干重要思路。

2011年3月,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批準實施的“十二五”規劃《綱要》明確提出,“推進京津冀、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地區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打造首都經濟圈。”

范恒山回憶,根據國務院領導同志的指示并經國務院批準,國家發改委按照新的形勢和任務要求,著手編制《首都經濟圈發展規劃》,并在這個基礎上,研究制定促進京津冀地區一體化發展的意見。

在深入調查研究基礎上,數易其稿。于2014年初,完成了《首都經濟圈發展規劃》的編制工作。范恒山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表示,這個規劃貫徹了習近平總書記在天津、河北考察所做出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著眼于發揮首都的帶動和龍頭作用、通過協同發展解決首都日益嚴重的“城市病”、推動三地合理分工優勢互補等提出了一系列重要思路。

“這個規劃實際上是《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的雛形。”范恒山談道,正是在《首都經濟圈發展規劃》的基礎上,根據2014年2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所做出的全面論述,制定了《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

規劃綱要的核心是打破各自“一畝三分地”的利益約束,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為“牛鼻子”,實現三地的協調發展,打造中國經濟發展新的支撐帶。

在習近平總書記的親自謀劃和推動之下,《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順利出臺并實施。但是要達到中央的要求和規劃綱要提出的目標,在范恒山看來,還需在3個方面加大力度:

一是要提高思想認識。京津冀三地要協同發展,必須在思想上 “連”,在心底上“同”,決不能固守自身的“一畝三分地”,不能只注重本位利益。思想的自覺,才能形成行動的自覺。

二是要建設好硬件和軟件兩個基礎設施。硬件方面,要建設好交通等基礎設施,實現高質量發展和互聯互通。軟件方面,要推進市場一體化發展,體制機制上要互聯互通。要打掉一切地區封鎖和市場分割,消除一切阻礙商品、資源、要素自由流動有形和無形的障礙。

三是要切實抓好關鍵領域的協同。如產業的協同和環保的協同等。只有產業的協同和聯動,才能使資源要素得到優化配置,建立起現代化的產業體系,有效提升區域整體競爭力?;繁5男慘謊?,如果單靠北京一家,大氣、水、土等的污染問題就難以得到有效治理,整體的環境?;ひ參薹ń?。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王紅茹采訪報道)

編輯:鄒松霖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8期)


 

2019年第1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