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邓普西富勒姆:富勒姆vs埃弗顿


富勒姆vs埃弗顿 > 周刊廚房 > 正文

新中國經濟70年·浦東開發開放|親歷者黃奇帆:浦東開發:一盤大棋中的重要一步

1990年4月18日,黨中央、國務院同意上海市加快浦東地區的開發,浦東開發正式起步,給上海帶來了劃時代發展的一個新起點。

70年logo

浦東開發開放

浦東開發開放,是黨中央對外開放這盤大棋中的重要一步。1990年4月18日,黨中央、國務院同意上海市加快浦東地區的開發,浦東開發正式起步,給上海帶來了劃時代發展的一個新起點。誠如小平同志1991年視察上海時所言:“開發浦東影響就大了。它不只是浦東的問題,也是上海發展的問題,更是利用上海這個基地發展長江三角洲和整個長江流域的問題,抓緊浦東開發不要動搖,一直到建成。”1992年,黨的十四大召開,這次會議進一步確立了上海“一個龍頭、三個中心”的國家戰略地位,即以浦東開發開放為龍頭,把上海建設成為中國的經濟、金融和貿易中心,從而帶動長江經濟帶實現跨越式發展。

p110 1990 年5 月3 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浦東開發辦公室和上海市浦東開發規劃研究設計院正式成立。新華社

1990年5月3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浦東開發辦公室和上海市浦東開發規劃研究設計院正式成立。(新華社)

p111

浦東開發:一盤大棋中的重要一步

整個上世紀80年代,全國東部沿海地區,特別是廣東深圳地區都在開發開放的前沿。上海作為老工業基地,是國有經濟比較重的一個地方,同時也是國家的財政口袋,整個中央財政的1/4是由上海財政上繳的資金貢獻的,上海相當于是改革開放的一個后衛,也因為此,整個80年代,上海經濟社會發展總體比較慢。

鄧小平老人家在1990年這個關鍵的時候,推動了上海的浦東開發。老人家說過,深圳的開放是面對著香港的,珠海的開放是面對著澳門的,廈門的開放是面對著臺灣的,而上海浦東的開發開放是面對世界的。在老人家的心目中,浦東的開發開放,是一盤大棋中重要的一步棋。他甚至講過,浦東的開發開放晚了5年,如果要早一點起步更好。

上任后的第一個任務

我于1986年至1990年在上海市經濟信息中心當主任,對全國改革開放、上海經濟發展十分關注,有不少思考。記得1990年4月22日,那天是星期天,我接到市委組織部通知,告訴我由朱镕基同志提名、市委常委會審議通過,任命我去浦東開發辦任副主任,第二天即去報到。4月23日,我去參加了時任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黃菊召開的浦東開發領導小組會議?;嶸?,我接受了上任后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負責把中央關于浦東開發開放的十條政策形成具體的落實文件。這個文件在4月23日的上海市人大常委會上予以了通報,并于4月30日向社會公布整個文件,十條政策的全部內容十分簡單,就兩頁紙。

這十條政策,直白說就是:一是15%企業所得稅、10年期兩免三減半;二是區內自用物資免進口關稅、增值稅;三是區內企業內銷替代進口,可補稅后銷售;四是外資搞基礎設施,所得稅五免五減半;五是外資可辦三產,對現行規定不許可的,經批準可辦商業、金融;六是外資可辦銀行及分行、財務公司;七是可辦保稅區,可從事轉口貿易、出口業務;八是區內中資企業也可減免所得稅;九是區內土地使用權有償轉讓50年至70年;十是新增財稅留給浦東新區。另外一條,文件上沒寫,但中央內部口徑允許上海浦東新區搞證券交易所,進行資本市場的探索。

這些政策,再加上允許辦證券交易所的政策,集沿海經濟技術開發區十條政策、五大特區的九條政策和特區都沒實施的五大政策(外資可以辦百貨超市,辦銀行、保險、財務公司,辦保稅區,辦證券交易所和擴大浦東新區五個審批權)于一體。正是由于這些政策特點,記得當時有一天,朱镕基同志對我和同事們說了浦東新區命名的內涵:“新區新區,不叫特區,不特而特,特中有特,比特區還特。”

這十條政策和落實政策的十份文件,之所以時至今日我仍記憶猶新,是因為在那個時代,這些政策可以說條條都代表了改革開放的內涵,其力度之大,含金量之足,是各種政策文件中罕見的。

發展面臨的問題:首先是錢從哪兒來?

1990年6月,朱镕基同志帶隊去香港、新加坡考察,走之前給我們布置任務,要求我們準備好浦東新區如何具體搞開發的方案。在黃菊同志領導下,浦東開發辦的同志們準備了陸家嘴、金橋、外高橋三個功能區先行開發的方案。朱镕基同志回來后,和黃菊同志召集了昌基、沙林、我和佳能同志開了個專題會。朱镕基同志聽取了我們的匯報后說:同意三個開發區的先行開發方案。結合新加坡裕廊開發區經驗,三區起步的頭三年要有氣勢地啟動建設,至少需要各投入100億元人民幣以上,長遠看要投入100億美元以上,但市政府沒錢,我只能給你們每個區3000萬元開辦費,實際開發的資金籌措,請你們浦東新區自行想辦法?;乩春?,黃菊同志將這個任務交給了我,由我牽頭,與有關同志和部門商議拿出具體的籌資方案。

我用了一周時間,形成了一個三管齊下的找資本金方案。一是按照浦東新區允許搞土地批租的政策,在土地使用權轉讓中找錢;二是陸家嘴、金橋、外高橋三大開發區公司通過招商引資成立股份制開發公司找錢;三是利用浦東新區開辦證券交易所的政策,近水樓臺先得月,讓三個企業上市融資。三管齊下找到足夠的資本金,而有了資本金開發公司就可以從銀行貸款融資,進行征地動遷、基礎設施開發形成熟地后,再通過土地開發轉讓,形成三個公司100億元以上的滾動開發資金。

除此之外,浦東開發整個面上也采用了多渠道籌資開發的辦法,用足用好浦東開發優惠政策,通過招商引資、土地批租、證券市場和金融融資。到2000年,浦東開發的第一個10年,通過土地批租、股票市場、外資、內資及金融機構融資貸款籌集了至少5000億元以上的開發資金。

發揮金融作用:建設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

鄧小平同志在聽取朱镕基同志關于浦東新區“金融先行、貿易興市、基礎鋪路、東西聯動”的規劃宗旨匯報時,老人家即興講了一段振聾發聵的話:“金融很重要,是現代經濟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著棋活,全盤皆活。上海過去是金融中心,是貨幣自由兌換的地方,今后也要這樣搞。中國在金融方面取得國際地位,首先要靠上海。這個要好多年以后,但是現在就要做起。”當時,我有幸在旁邊聆聽,受到極大震撼,覺得這段話是世界級的、非常深刻的至理名言,于是就記了下來。

小平同志這段精辟論述,以歷史偉人的思想偉力與遠見卓識,道出了四層含義:一是說明了金融在國家經濟中的核心地位;二是指出了推動經濟改革和發展的方法,一著棋活,全盤皆活,要抓好金融這個關鍵環節;三是提出了中國金融改革開放未來的方向,中國人民幣最終要走向自由兌換,深刻指出了形成國際金融中心的關鍵,是貨幣自由兌換;四是指出上海應該是中國的金融中心,希望上海為“中國在金融方面取得國際地位”做出貢獻。這段話,高瞻遠矚地提出了對我國經濟建設至關重要的金融戰略,指明了我國金融領域改革發展的方向和重點,其意義極為深遠,猶如一粒思想的種子,在我的腦海里深深地扎下了根,成為后來我學習金融知識、處理金融事務的思想指引和動力源泉。

按照小平同志的理論,中國的金融在世界真正有地位,就是中國的人民幣能在世界上自由兌換的時候,這是金融強國實現的標志。要知道,1990年、1991年中國的貨幣根本連貿易項下都沒有自由兌換,一切都是管制的。在那個時刻,老人家能夠非常深邃地、高瞻遠矚地講了今后貨幣要自由兌換,是多么的睿智、有前瞻性!小平同志說了這個話以后5年,到1996年中國人民幣在貿易項下實現了自由兌換。

現在又過去了20多年,中國人民幣逐漸國際化,跨境人民幣的交易量越來越大,結算量也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國家把中國人民幣作為國際貿易的結算貨幣,也有一些國家把我們的貨幣作為儲備貨幣之一,2015年,人民幣加入了SDR。再過二三十年,當有一天人民幣在資本項下也能夠自由兌換的時候,當有一天人民幣不僅成為貿易清算、結算貨幣,而且成為資本項下自由兌換的貨幣,成為各個國家的儲備貨幣,成為世界各國貨幣中的一種錨貨幣的時候,小平老人家的目標就實現了。

老人家說,這件事要很長時間,我相信十九大報告提出的2050年中國成為世界經濟強國的時候,這個貨幣目標一定能實現。

(本文為黃奇帆2018年為《中國經濟周刊》撰稿,內容有刪減)

編輯:陳棟棟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8期)


 

2019年第1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