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富勒姆对伯恩利分析:富勒姆vs埃弗顿


富勒姆vs埃弗顿 > 宏觀 > 金融 > 正文

投資者以史上最快速度撤離印度股市,印度經濟怎么了?

9月17日,剛剛連任印度總理的莫迪迎來了他69歲生日。

在過去6年里,投資者寄希望于莫迪的改革政策可以幫助印度經濟釋放潛力,因此向印度股市投入了450億美元。

但目前,這些期待似乎已經落空。印度的經濟增長已經連續五個季度減速,達到2013年初以來的最低水平。今年第二季度印度GDP增速跌至5%,為6年來最低。

9月17日,據彭博社報道,全球基金經理正在以史上最快速度撤出印度股市。自6月以來,他們已經出售了45億美元的印度股票,這是自1999年以來最大的季度外流。

印度股市受挫

在今年5月末印度大選的投票結果顯示印度總理莫迪所在的政黨獲得壓倒性優勢之后,印度股市受到提振,屢創新高。然而隨著馬拉松式的選舉落下帷幕,該國股市的迅猛漲勢戛然而止。

截至記者發稿,印度SENSEX孟買敏感指數已從6月3日歷史最高點40267點下降至36492點,跌幅約9%;印度S&P CNX NIFTY(NSEI)指數也較今年高點下跌近9%;MSCI印度指數較2018年8月的歷史高點下跌9%。

彭博社表示,人們越來越擔心,印度可能會出現結構性放緩,這將導致該國2萬億美元的股票市場遭受重創,同時也將對亞馬遜和Netflix等國際公司在印度的增長計劃產生影響。

在莫迪執政初期,印度企業領導人很少公開表達悲觀情緒,如今這種情況越來越普遍。

印度最大的消費品生產商之一聯合利華有限公司董事長Sanjiv Mehta今年5月警告說,公司不會“衰退,但不能抵御經濟衰退”。

摩根士丹利經濟學家Upasana Chachra近期下調了對印度經濟的增長預測,她表示:“如果政府不能迅速作出反應,私營部門面臨長期放緩的風險。”

各個行業均不樂觀

制造業方面,據英國《金融時報》網站9月1日報道,印度制造業增速創15個月新低。IHS Markit公司發布的印度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顯示,8月的增長由7月的52.5降至51.4。IHS Markit首席經濟學家Pollyanna de Lima表示,除非制造商愿意加大投入,否則短期內很難看到制造業的復蘇。

印度汽車行業也不容樂觀,8月份印度汽車銷量同比下降41%,其中,轎車和SUV銷量連續第十個月下滑。根據麥肯錫的數據,汽車行業是印度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直接或間接雇傭了數百萬人,占印度GDP的7%以上。目前,在印度的大部分汽車廠商都面臨庫存壓力,許多車企選擇暫時停產,例如豐田和現代。分析指出,由于印度經濟進一步放緩,消費者信心低迷,印度車市的“寒冬”仍會持續。

能源方面,近日,由于無人機襲擊沙特石油基礎設施后導致油價飆升,給這個依靠進口原油的國家帶來了又一重擊。占全球人口16%的印度,其原油儲量只占全球的0.4%。咨詢公司Wood Mackenzie曾預計,2019年印度新增石油需求或超過中國。

金融業方面,在過去3年里,印度的影子銀行迅速增長,占所有新增貸款的三分之一。去年,印度非銀行金融機構IF&LS的一系列違約事件帶來了多米諾骨牌效應,打壓了國內消費需求并引發投資者對非銀行金融公司發行的債券的擔憂。

與此同時,印度經濟監測中心此前公布的數據顯示,印度失業率升至7.2%,為2016年9月以來最高水平。

莫迪改革令人失望

對于本國的經濟疲軟,莫迪并沒有袖手旁觀。

為了刺激經濟,自今年2月以來,印度央行已經四次降息,累計降息110個基點。由于經濟增長低迷,市場預計印度央行或將在10月再次降息。

據新華社9月8日報道,印度財政部長西塔拉曼表示,印度政府計劃在未來5年內投資100萬億盧比用于基礎設施建設。分析指出,穆迪政府希望通過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來拉動經濟增長和緩解失業率。

9月14日,印度財政部長西塔拉曼表示,為帶動住房建設和銷售,印度將設立一只規模為2000億盧比的基金,其中,政府和投資者分別出資1000億盧比。其它一系列措施包括政府購置汽車、為汽車廠商減稅、整合國有銀行等。

但批評人士表示,莫迪對經濟的處理令人失望,而且他在一系列改革措施中行動緩慢,如出售國有企業股權和改革國家的勞動法。

為了打擊黑錢和反腐,莫迪在2016年推出了“廢鈔令”,然而這一政策并未能打擊腐敗,反而擾亂了經濟。有媒體稱,莫迪2016年的“廢鈔令”政策收效甚微,致86%的貨幣無效流通,被認為是導致印度經濟增長遲緩的原因之一。

2017年,莫迪在兩黨的支持下通過了統一的商品和服務稅改革(Goods and Services Tax,GST),統一的稅率有助于解決稅制復雜、重復征稅、稅收累積等問題,提高稅收效率。但與其他國家的增值稅相比,印度GST仍然過于復雜,從GST實施至今可以看出,印度市場需要一定時間消化新舊稅制銜接,而且它對經濟增長的促進作用有限,不能實現印度經濟平均增速穩定在7%的水平上。

孟買Kotak Institutional Equities的分析師桑杰耶夫 普拉薩德(Sanjeev Prasad)表示,結構性改革對于提高GDP增長至關重要,因為政府可能已基本用光可以使用的財政和貨幣政策。

目前投資者對于印度的改革愿望清單包括,將更多的國有企業私有化、放松政府對土地購買的限制、建立一家壞賬銀行以抵消貸方資產負債表上的不良債務,以及加快對受到影子銀行系統沖擊的小企業的退款。

國際金融報 記者 李曦子 實習生 楊越 發布:周琦


(網絡編輯:周琦)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