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富勒姆德国球星:富勒姆vs埃弗顿


富勒姆vs埃弗顿 > 周刊精選 > 正文

扣非凈利下降422%,浙江廣廈股價卻翻番,有何玄機?

文 | 中國經濟周刊-金臺資本組見習記者  陳一良

截圖來源:東方財富Choice

截圖來源:東方財富Choice

9月16日,近期股價狂飆突進的浙江廣廈(600052.SH)高開低走,縮量收跌,盤中最低價5.54元/股,收盤價5.78元/股,全天收跌4.46%。

從8月26日股價開始出現明顯漲幅至9月10日,浙江廣廈僅用12個交易日便完成股價翻番,股價從2.75元/股漲至5.87元/股,漲幅超110%。此后幾個交易日,公司股價雖有波動,但仍保持在5.5元/股上方,股價短期漲幅明顯。

作為原建設部推薦的全國建筑業首家上市公司,浙江廣廈在2015年宣布,用三年時間剝離房地產開發業務,轉型影視文化產業。2018年7月,公司進行重大資產重組,以17.69億元的價格向控股股東廣廈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廣廈控股”)轉讓天都實業100%的股權,希望借此完成房地產業務的退出。

今年上半年,標的物天都實業股權的交割和相應投資收益的確認,使得公司2019年中報凈利暴增10倍,這也成為此次公司股價暴漲的“起點”。

業績暴漲源于資產出售

8月26日晚間,浙江廣廈披露2019年中報,中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營收同比下降24.13%,總資產較2018年末下降42.96%,公司經營規模出現明顯收縮。與此同時,公司在報告期內實現歸母凈利潤11.69億元,同比增長1022.27%,漲幅超10倍,基本每股收益達到1.34元,動態市盈率較低,引發市場關注。

從8月27日開始,公司股價連續迎來4個漲停,4個交易日成交金額超1.36億元。9月2日至9月6日,公司股價在4.05元/股至4.95元/股區間略作休整后,在9月9日、9月10日再次錄得兩個漲停板,股價達到5.87元/股。用時12個交易日,公司股價實現翻番。

8月30日,公司公告表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1.69億元,主要系報告期內確認出售天都實業100%股權產生的非經常性損益14.49億元所致;在扣除報告期內所有的非經常性損益后,公司2019年上半年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87億元,同比下降422.62%。

公告強調:“因出售天都實業100%股權產生的非經常性損益不具備可持續性”。

一位杭州當地券商人士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認為:“雖然浙江廣廈在上半年實現的歸母凈利潤是11.69億元,同比增幅超過10倍,而且動態市盈率一度很低,但這個業績來自于資產出售,這是不可持續的。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公司去年同期的扣非凈利潤還有8903萬元,但今年同期急劇下跌到-2.87億元,同比出現由盈轉虧的情況,可能意味著公司的實際盈利能力在下滑。公司股價在這樣的情況下出現暴漲,投資者應保持理性,謹慎投資。”

股價翻番或有玄機

在公司實際經營狀況沒有重大改善,甚至實際盈利能力有所下降之時,公司股價暴漲是否另有玄機?

從消息面上來看,截止2019年6月30日,公司對外擔保總額高達36.89億元,占上半年期末公司凈資產的103.80%,公司對外擔保的被擔保方均為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相關擔保金額較大,占凈資產的比例較高。

值得注意的是,9月11日,浙江廣廈發布風險提示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廣廈控股的一致行動人、公司第二大股東廣廈建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簡稱“廣廈建設”)持有公司4723萬股無限售流通股仍全部處于被凍結及輪候凍結的狀態,其被司法凍結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42%。 

7月15日,浙江廣廈曾公告稱,廣廈控股累計被凍結股份2.14億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65.51%,占公司總股本的 24.52%。

9月10日,浙江廣廈再發公告,控股股東廣廈控股持有的公司800萬股無限售流通股(占總股本0.92%)于近日解除凍結。廣廈控股持有浙江廣廈無限售流通股3.26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37.43%,此次解除凍結后,廣廈控股所持公司股份無剩余被司法凍結的情況。

前述杭州當地券商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從公司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大量股份被凍結,以及公司大額對外擔保的被擔保方均為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等情況來看,公司控股股東資金狀況較為緊張,“特別是去年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以來,控股股東要陸續向上市公司支付超過17億元的天都實業股權轉讓款,這個壓力是比較大的。”

有市場人士分析認為,此次浙江廣廈股價短時間內暴漲翻番,或是公司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迫于資金壓力而進行的自救之舉。

針對上述相關問題,9月12日下午,《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來到浙江廣廈位于杭州市莫干山路231號銳明大廈的公司總部進行采訪,公司方面人士表示不予置評。

據東方財富Choice營業部交易統計信息,近日交易浙江廣廈股票數額居前的東方財富拉薩團結路第二證券營業部、東方財富拉薩東環路第二證券營業部、國盛證券寧波桑田路證券營業部、中國銀河證券北京建國路證券營業部等均屬實力游資席位。

同時,記者注意到,來自杭州、東陽,以及東陽附近的金華、義烏、永康等地的證券營業部也多次登上浙江廣廈龍虎榜。

主業轉型前景有待檢驗

靠房地產起家的浙江廣廈曾是中國地產界的弄潮兒,如今公司剝離房地產開發業務,投身影視文化產業,前景如何?

2015年下半年,浙江廣廈提出三年內逐步退出房地產行業,轉型影視傳媒等大文化領域的發展戰略。公司影視文化業務的經營主體以全資子公司廣廈傳媒有限公司(簡稱“廣廈傳媒”)為主,其主要經營模式為影視劇的投資、制作、發行。廣廈傳媒的產品策略為聚焦衛視精品劇,并逐步向網劇、網絡電影、院線電影橫向延伸。

2018年以來,浙江廣廈參與投資的多部電影上映,如《歐洲攻略》、《中國藍盔》、《深夜食堂》等,但對公司整體經營業績改善幫助有限。

2018年,浙江廣廈的影視業務占公司營收比例較低。2018年浙江廣廈的房地產銷售收入為4.83億元,占比60.24%,影視業務營收2.6億元,占比32.4%。但影視業務毛利率較高,達到41.21%,遠高于房地產銷售業務14.34%的毛利率。

時間來到2019年上半年,隨著地產業務的剝離,浙江廣廈房地產業務營收驟降至1585.04萬元,占總營收的30.18%,影視業務營收僅為1606.31萬元,占比30.59%。

有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影視行業利潤率一般較高,但回款周期相對較長,加上去年以來,行業內著力加強對不良現象進行整頓,使得全行業面臨更多不可控風險,企業融資成本提高,運行壓力明顯增大。

國內影視類上市公司正遭遇寒冬。

影視業大佬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近日自曝,2018年曾賣畫解決現金流問題?;晷值?月3日晚間公告,虧本清倉轉讓GDC公司股份;《長安十二時辰》投資方之一,被稱為“傳媒第一股”的印記傳媒因股價連續20個交易日的每日收盤價均低于1元,于9月12日停牌,或被終止上市;《哪吒之魔童降世》發行方光線傳媒遭二股東阿里創投減持。

浙江廣廈也在近期公告提示風險,“剝離地產業務后,因公司現有影視業務業績波動性大(2014-2016年間影視子公司承諾扣非后凈利潤約1.93億元,實際完成約0.58億元),盈利能力仍較弱,同時由于公司戰略轉型存在不確定性風險,因此,如短期內無法完成轉型,公司未來業績波動將加大,整體盈利能力可能受到影響。”

出售天都實業后手握19.52億元貨幣資金的浙江廣廈能否順利實現轉型,仍有待市場檢驗。

編輯 | 謝   瑋

編審 | 郭   芳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